2015年3月21日

【專訪】KOKIA 新的生活與幸福的邂逅中發現了「I Found You」

KOKIA的新專輯「I Found You」發行了。 

這2年間,在歷經了渡英與結婚等人生重大事件的她,將那樣的鮮活經歷濃縮反應在了今回的作品中。把聽者與自己的人生相互疊加,無論是輕鬆歡快的樂曲也好,還是受到傷害而心痛不已也罷,滿載著豐富多彩充滿表現力的1枚完成。而今回就讓我們圍繞這張新專輯與KOKIA的「享受著不便」的倫敦生活,以及她在當地是如何展開音樂制作等趣聞來展開對談吧?
取材・文 / 川倉由起子 撮影 / 佐藤類





一邊享受在無人幫助的地方的不便,一邊想幹點甚麼

──聽說這2年間是在倫敦與日本往來的生活吧?。
KOKIA
起初也沒有懷著要找尋自我那樣的心情,但迄今為止的人生與渡英前的年齡,還有今後的打算,是時候認真的思考一下人生了。於是只身前往了倫敦,想圓了年輕時一直都想要的學習語言的環境與生活。由於出道至今我一直在忙於工作,所以這回很是下了番決心,想要毫無顧慮的放手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而那時,也正好是我心力交瘁,精疲力竭的時候,心就像壞掉一樣,而像音樂那樣需要大量精力去完成的事,我想對那時的我而言是根本無法做到的。所以也帶著稍許想要在倫敦重新整備的想法與期待去到了那邊。
──為甚麼目的地是選擇了去倫敦呢?
歐洲這邊因為以前工作的緣故,我在法國和愛爾蘭都有不少熟人和朋友,所以只要去了那邊就會發生「啊、KOKIA要過來了麼?」大家會熱情的招待歡迎我。因為不想變成那樣,所以這次特意選擇了一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處於各方面的考慮選擇了倫敦。
──原來如此。
我覺得在認識自己的人的地方,並不算「獨自一人重新審視自己」,而只是在工作狀態下繼續著「KOKIA的延長線」而已。那時稍微想站在本名「アキコ(亞紀子)」的個人(私人)身份與立場來重新凝視下自己。雖然我在倫敦舉行過演出或觀光旅行過,但也沒稱得上叫作相熟的朋友,如果去了的話,多半是「一個人的我,很困窘」。很想在周遭沒人幫我的地屴,一訪伴著不便而拼盡全力去幹點甚麼。
──是故意將自己逼上絕境那樣的狀態麼
是呢,那時的我可以說已經不怕失去任何東西了,什麼後果都不想考慮,總之就那樣出發吧!(笑)
──在當地每天都是怎樣度過的呢??
簡直是忘我地生活一樣。拼命的學習,拼命的玩。起初是進了語言學校的宿舍裡,和十多廿歲的孩子們一起分享起居室和臥室。雖然跟想似中一樣有很多不自由,但也體驗了至今也沒有過的游玩和學習經歷,真的是超快樂!而各種各樣的機緣巧遇下,也與後來的老公有了美妙的邂逅,當時我還在想著「這樣快樂的感覺,究竟是什麼呢?」(笑)。
──然後心中也逐漸恢復了活力?
是的。當中與他的相遇對我而言是影響最大的。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遇到那個對我來說重要的人,真的是很有緣分。人生真的是完全不知道下一秒究竟會發生些什麼啊。然而也正因內心逐漸的恢復,也終於令我重拾了「如果是現在的話,想要編織音樂」的這份心情。那時正好收到唱片公司邀請,問我要不要發行一張新唱片,不如索性從這個讓自己恢復精神的地方開始創作好了,就這樣一下決定在倫敦展開了這次的音樂制作了。

想再弄一次有趣的音樂

──話雖如此,可在與日本不同,在什麼器材也沒有的地方製作。究竟是如何開始作曲的呢?
與在日本的防音室裡,和齊全的設備與器材裡自由創作的環境相比,在倫敦居住的地方可是連隔壁的聲音都能聽見。而且鍵盤也沒有所以首先得從中古樂器店裡買回二手鍵盤,上一次幹這樣的事已是我出道前的時候了(笑)。
──原來如此(笑)。那鍵盤是扛著回寓所的嗎?
是呢!沒有任何搭手幫助的人,但就是那樣的時間讓我覺得真的好開心。就像之前說的那樣「此刻,我正拼盡全力呀!」那樣的感覺(笑)。然後,只要有了1台鍵盤我就什麼都能辦成!於是,音樂奏響的時候再一次的找回了曾經那份享受於音樂帶給我的快樂的感受。
──身處倫敦,對你創作的形式或對音樂的想法有沒有甚麼變化?
嗯。雖然倫敦也跟日本一樣有街頭歌手唱歌,但我覺得,在街頭唱歌也能很帥氣的人真的很帥。跟職業業餘無關,只要是活生生的人而又有感受音樂,那已算是音樂人了。我對這非常感動。然後,當我回詔神來,發現自己也有名為「KOKIA」的器皿的音樂人部份。不是對這器皿的形式想要撒嬌或是固執,而是再想一次自己的定位。在倫敦聽了很多音樂,感到自己如果能再自由地創作更多的音樂就好了,雖則按道理說自己已經幹了很多想幹的事,但會不會還是被局限在某個框架內?所以,今次就沒有怎麼好好地統合,寫一下在音樂會會能會快樂的歌、又寫一下至今沒怎寫過歌詠自己的事的情歌,也不介意挑戰一下A~B~和唱之類的歌曲的構成,在各種層面上自由地創作了。能夠希望在自己當中再一次幹些能抓住甚麼的音樂,是很重大的。

「視乎自己」感強烈的專輯

──專輯中第一首在倫敦完成的曲是怎麼樣的呢?
是第首1歌的「Family Tree」哩。我每次開始創作專輯時,首先都會不會把手放上琴鍵去尋求感覺。到是怎麼樣的氣味或感覺的專輯、想弄成怎麼樣的形狀。當腦海裡浮現戍這些難以言喻的東西後,當找到後,整體形象就成形了。而今次的就是「Family Tree」。就正如封面照的形象一樣,一株大樹茂盛地長大,然後枝葉像是要伸展到哪裡去……一開始就打算將這種想法放入專輯裡去。雖然這個就正正如自己的人生一樣。
──例如人生中有著各樣的分叉路一樣的形象嗎?
是的。自己來到倫敦是也是如此,現在要去這邊或是那邊那是視乎自己。這麼一想,這專輯的「視乎自己」搞不好是很強也說不定。
──就算一如剛才所說的製作好時機,結果也是看自己怎做呢。
對呢。專輯的標題曲「I Found You」也說過「我找到你」,在我的情況來說「他=現在的外子」,但不管是人是物還是話語,「I Found~」的後面也是視乎自己的情況。不在應遇到的時間遇到的話,跟某人某物的相遇也不會結果子。既有令人刻骨銘心的時候,也會轉瞬即忘的時候。不管是誰,一定也有過「正因為是這時間相遇!」的感覺吧。例如偶然聽音樂時「這首歌不就是在說我的心情嗎?不就是代我說出來了嗎?」一樣,在跟音樂相遇時也間中會發生哩?
──有呢,有呢。
這正正是互相呼喚的時機。今次的專輯,就是充實了人生的這類情節的一部作品喔。
──「I Found You」是用滿滿真實而幸福的句子編織成的情歌。跟你先生真的有著很美好的的相遇呢。
「I Found You」的歌詞的世界,是跟外子結婚前對我說的說話。我想現將好好地將那時擴音器到的內心的那率直的「很高興」的心情留下來。就是以這樣的心留下了這首歌。隨著時間流逝早晚會忘記的感情,幸福的心情也是、高興的心情也是、寂寞的心情也是、悲傷的心情也是,有著很多很多。不管是哪樣的心情,都是以「啊—這種感覺,真不想忘記」而寫成歌的

駛向同一未來的1輛電車

──也是其他是因為某個時機才誕生的樂曲嗎?
KOKIA
其實幾乎大都是那樣的,不過在寫「旅列車 life train」的時候我非常低落。而為了鼓勵我,某人送了一句很棒的說話給我,令我十分心動,就想用自己的話再寫出來的一首歌。雖說內容就跟歌詞一樣……,例如伙伴、家人又或者是朋友這些親近的人在不如意時苦惱「為甚麼會這樣?」,但卻又不是自己或誰人的錯,「人生就在如駛往同一未來的1輛電車中,大家分別是坐在自己旁邊的人、不旁邊的人、坐了也不發一言的人、也有聊個不停的人。有時旁邊空出的位子馬上填滿了,也有時會空著一會」,那樣地說。那句話令我找不著答案一直困擾幾乎馬上接受到地心情轉好。大家雖然都是坐上同一列車前皇同一個未來,有緣能坐到旁邊,還能聊起來,真的是很偶然,就像是命運的惡作劇。
──原來如此。
我說對被說「人生就是這樣」深深銘記在心,一時間好像感受到在命運底下自己無能為力一樣的力量。於是就想通過曲子將那時候的心跟大家分享源。偶然遇上的很棒的句子,再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點綴。
──原來有著這樣的經歷呢。順帶一提我個人比較衝擊的是,在傳遞現在的KOKIA的幸運的愉快的樂曲後斫,接了一首十分現實像真的「無力と知った日」。把它放在專輯最後果然是很重要的吧。
把這首放到最後,因為除了想用專輯傳達有著各樣高興的事或開心的事歌、雀躍的事,人生是那麼的美好,而另一方面,亦想告訴隨時也有失去這一切的可能的情況來臨。在幸福的時間沉醉於這狀況,會不會想過有一天失去了這些東西呢?當然,也不是要擔憂著這而活,該說是接受到自己的無能為力後邁步向前吧。
──是呢。不過該來的就來了。
是。不過也別無尤怨。在這世間,有著很多像是命運啊、神啊之類,表達眼看不見的力量的詞彙,而用我的說法就叫作「知曉無能為力的那天」。不管怎麼祈求,堆積再多金錢也無法到手、回不去。甚麼也做不到。所以簡單地說,現在就要及時行樂的話。不是負面的思考的那種,而是想到「自己無能為力」就可以變得開懷,或是該說有了失去甚麼的覺悟而拚盡全力比較好吧
──一邊感謝現在身處的環境。
在人生充滿快樂或喜悅的瞬間,往往會與悲傷或痛苦為鄰,而我就會把這些東西連貫在一起成為名為自己的音樂。所以不光是快槳的音樂,而是有深度一點的一張專輯。我希望這張專輯能夠成為誰人前進的力量就好了。

創作歌手就如百姓一樣

──在專輯製作完結了的現在,你感受到甚麼嗎?
比起說「各式各樣的KOKIA」,我會說我能把「今の私」抽取出來吧,回想起來,也覺得是自己個人想說做得最好的一次,雖然可以享受不同的角色のKOKIA,但樂曲的方向性卻並不是雜亂無章,而是好好地整合為一的。
──毫不吝嗇地?
對呢。往倫敦時,我想著「我今後要何去何從呢?」而開始創作的專輯,雖然那不只是「知曉無能為力的那天」,但也有可能有一天突然寫不出曲來。所以就要趁現在弄出來。在製作中將所有想做的全都塞進去,而沒有打算為了下一張專輯而把這個那個保留之類的。
──以前會有嗎? 那種想法。
嗯,也有一點吧。不過這次就真的耗盡全力,就是這樣地重視。
──那麼今後,會不會每出完一張之後就掏空空了?
KOKIA
這也很不可思議,明明本應是這樣,但現在簡直就想馬上進入下一步製作地,有好多好多事想幹喔。音樂固然不在話下,還有其他的事。所以想盡早發行這個,好盡情去做的這種愉快心情。我覺得創作歌手的工作就像農夫一樣。每天也要照顧田地,而且就算細心照料,有時也會受天氣左右沒有收成。當然,被這種種不同的狗屎事翻弄後仍能繼續下去的話,就會生出自己的自信,親手結出果子。所以對我來說,音樂就是作物。努力地製造、感受各樣不同的事,各種不同的東西產生而做出來的感覺。
──也就是會生出甚麼果子就視乎那時候了呢。
對對。既有「今年會有好收成ー!」的一年,那亦有普普通通的一年,而自己覺得好的也未必對得上別人胃口。不過如果明白了只能如此做的話,那會更開心。滋潤自己的人生也是很重要。想到結果音樂也是連繫著自己時,就不再那麼焦急了。
──好了,從3月底開始也會有新的巡迴演出。你有多興奮?
3~4月會環繞各地方,而6月則會在東京・東京國際廣場 音樂廳C的2DAYS。因為國際廣場是個我每次都很興奮的舞台,現在正在考慮今年要幹氓甚麼。特別是因為國際廣場用了「品嚐美味音樂的話」這標題,現在正在想著「希望來我演唱會的客人大家都吃美味的音樂吃個飽帶著幸福的表情回去就好了呢」要弄些怎麼樣的音樂來接待呢(笑)。基本上就想弄個愉快的,該緊則緊的活像KOKIA的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