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4日

KOKIA×Natalie - 唯有我能唱出的色彩



汲取了古典、爵士、歐洲民謠等要素,不斷探尋著愛的本質與根源繼而創作出許多傳遞性極高的歌曲。日本自是不必多說,歐洲也廣受支持的創作歌手KOKIA,2013年迎來了個人出道的15周年紀念。然而對她來說,15周年更是有著非比尋常的重大意義的1年。


10年來二人三足一同活動的男員工,本應作為今後也相互扶持的人生伴侶的搭檔,卻因疾病的侵蝕而不幸去世。可就在去世前,也不忘一邊與病魔鬥爭的同時,一邊幫助著KOKIA持續著音樂活動。由此誕生的便是原創專輯「Where to go my love?」,以及15周年紀念演唱會「COLOR OF LIFE」(2013年4月28日澀谷文化村 Orchard Hall開催),這全都是她的音樂人生中發生的重大的事件。


今回,Natalie將借收錄15周年紀念演出音源的LIVE ALBUM「COLOR OF LIFE」的發售,帶您一同前往她的個人工作室去拜訪。去了解事別一年後,有關她的音樂觀與人生觀…

取材・文 / 森朋之 撮影 / 上山陽介




無論是10年、15年後,我也還是會繼續歌唱

KOKIA
──KOKIA的私人錄音室(東京市內的「01073(=otonamihouse)」)有著很是令人安心的空間呢,說來最近也是以在這兒製作居多麼?
是的呢,錄音完成後,我總是會呆在這兒。由於我是以鋼琴為軸心創作居多的音樂人,所以為了能錄出心中理想般漂亮的鋼琴音色,就造了這間錄音室。當然,也有借給那些“想用!”的藝人朋友們。對喜愛柔和的音色,感受溫暖聲音的人來說,可是非常棒的哦。而至今為止,也嘗試像弦樂、爵士等各式各樣的音錄。特別是即場樂器的演奏,總能錄出非常美妙的音色來。而且現在也有在這裡做演出前的綵排等,最重要的是完全不必擔心錄音室的排程和時間,在這裡可以全身心的集中精力。

──十分理想的製作環境呢。

是啊,雖然以我如今的演唱會容量,想要在這裡舉辦還很難。不過,像是招待30名左右客人的迷你音樂會倒是沒問題的,至今為止也還有各種各樣的計劃。我認為地方與人是緊密相聯的,而這個錄音室就是給人以這樣的感覺。個人錄音室是大部分音樂人都想擁有的夢想,但實際要去建設的話還是很需要勇氣和決斷的。不過考慮到「10年、15年之後會怎樣?」,想到「我的話一定還是會繼續唱歌吧」,就決定建一間可以讓自己慢慢摸索屬於自己聲音的地方。

──接下來談談LIVE ALBUM「COLOR OF LIFE」吧,收錄了15周年舉辦的紀念演出的音源作品。說來LIVE盤的發售今回還是初次呢?

是啊。雖然有點老套,但15周年的演出,既是一個里程碑,亦是迄今為止的集大成呢。在踏上那場演唱會舉辦前,我面臨了各種各樣的試練,甚至有種「這真是上天給我的考驗啊」這樣的感受…而站在舞台上,也曾發揮出超乎自己想像以外的力量。不僅僅是我最近發生的事、連同這15年間的全部,回顧的同時也集結了各種各樣的想法,一定、要將這“聲音”向更多的人傳遞。

──KOKIA自身,在聽了這枚LIVE盤後有怎樣的感受呢?
KOKIA
片公司的人為這張作品設計了「那就像是,用耳朵觀看的演出」這樣的宣傳語。轉念一想,也確實如此呢。以我的立場來看,錄音的同時也常會進行一些聲像同錄的工作。往往(音樂)構築起的瞬間就會將演奏完整的封存起來,而這樣的感覺,於錄音來說其實和演唱會的感覺更相似。另一方面,演唱會的表演,往往又有著更甚於CD品質的演奏與心情交互重疊著想要傳達給大家。因此也會萌生「為何現在才想到出LIVE盤呢?」這樣不可思議的想法。當然,從Fan那裡得熱烈要求也收到很多…總的來說,像我這樣緩慢構築類型的音樂人,這樣傾注心血與技藝的LIVE盤,可是一發入魂的哦(笑)。

──非常重視那一瞬間誕生的TAKE,那樣麼?

是呢是呢。不是指順順利利的唱完下去,倒不如說是感覺中途到了最高潮的時候,感情突然就“哇—”的爆發出來了。就算綵排了多少次,但也可能會根據那天的狀態、精神和觀眾的情況出現與預定不一樣的完結也是現場的好處。想來我也肩享受這種事前無法預測吧。也試過從觀眾那裡得到力量,發出了連我自己都未能想過的美妙歌聲。我想這點也可以說是我個人的優點吧,會按照那一定而改變曲子的沁透率。每每被問道究竟是喜歡LIVE還是討厭LIVE?時,就覺得得挺難回答呢(笑)。雖然每一次都得釋放出很多很多的力量繼而變得疲憊不堪,但總覺得那是愉快的疲勞呢。

──這樣的立場是自出道以來就一貫的麼?

嗯,怎樣的呢?大概…我想應該是「不知不覺發現」的吧。在監聽LIVE音源的時候,或是看著LIVE DVD的時候也會有「原來我是用這麼幸福的表情在唱著的啊」或是「比自己想像中還要好的在表演著啊」總是會考慮很多很多。當站在舞台上,從客人那裡得到了很多很多的力量,那時才發現能去到若是獨自一人時沒法到達的地方。原來「我閃光的地方就在舞台」,是15年間不斷的歌唱的途中才漸漸發現的。

──非常認真在聽喲,來KOKIA LIVE的那些觀眾。

真的有在好好聽著呢。因此,我這邊也要變得更認真的。雖然也有不少藝人每年30場、50場的舉辦著各種大型的公演,但對我來說…大概是不行的吧,每一場的演出都耗挨我很多能量,而且要不斷做到跟預計中一樣重複的事,對我而言也屬於不太擅長的…。


沒有做流行樂的意識

──通常流行音樂的演唱會基本,是以同一組質素均一的樂曲為主,那KOKIA有意識過「做流行樂」的想法麼?
KOKIA
沒有哦!雖然海外也常被人問道「究竟要唱什麼樣的歌呢?」,但我卻不能一下子就答得出。雖然我會回答「能讓人心情愉悅,柔和的曲子」,但心裡卻會想著「慢著,可不單單只有這樣的歌哦」之類的(笑)。還有哦,「自己要做什麼樣的音樂?」這樣的事我從不在意。因為,我只會做我能做得到的。從自然而然孕育而生的話,不管偶然是「甚麼風格」也都可以。只要是美妙的音樂,無論什麼風格都是可以的。
──確實如此呢(笑)。
「專寫這種類型的歌曲」像這樣的想法,或是根據個人的聲音、易控範圍來決定自己的歌路的音樂人其實很多。但,我的情況則完全不同。實際作曲的時候,在「究竟想傳達什麼?」這樣的訊息先還沒決定好前,是聽不到之後傳來的各種聲音的。唯有明確心中想要傳遞的主題和訊息,方能隨之感受到傳來的聲音的印像。打個比方,就像寫作文和情書那樣,比起盲目的寫,試問究竟什麼才是自己心中最想傳達的…那樣的感覺。某種意義來說比起說是一個音樂人,更像是一位傳訊者的心情。首先我有自己的人生,而且有種音樂與我同行的感覺。所以呢,以我的立場來去看,當自己私下發生了很多事情時,也會大大的影響我的音色。留下了自己的思念。就是這種感覺了。在這層面上,也許我並沒對音樂有著怎樣特別的存在的意識。

當面臨試練時總會留下不錯的歌曲

──去年發行的15周年紀念專輯「Where to go my love?」是至今為止最能表現KOKIA您本人真實想法的作品。那麼對KOKIA來說,這張專輯您是放在怎樣一個位置去看待呢?
這個呢…首先,我是發自內心覺得能讓這張專輯順順利利的出生於世真是太好了,能夠舉行15周年的紀念演唱會也太好了。正如剛才也說了,那個舞台對我來說,是我15周年集大成的演出舞台。這15年間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困難一路磕絆著走來,卻未曾料到在這“最後的關頭”竟會有著「這般巨大的障礙等待著我」這樣的事物重疊壓迫著。另「一直以來都認為,到了今天我已經足夠的努力了,可看來還得更加、更加的去努力麼?」這般思索著的我……老實說也許“大吃一驚”或“啞然失聲”這樣的話來形容我在合適不過了。而且,就是連思索、駐足停留的時間都沒有。

──失去了重要的伙伴所以…果然是言語所無法形容的巨大衝擊呢。
KOKIA
休克狀態似的。真的全都是極限狀態下啊!一邊支持著與病魔鬥爭,一邊製著專輯,還不得不同時著手準備15周年的舞台,每一個每一個都是非得全力以赴完成的頭等大事,可突然之間三件事同時重疊起來,令我已經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為何?為何?究竟為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樣的話不斷在我腦中迴旋盤踞著,可是即在想來,「這樣度過的時間也有著它的意義」才得以完成了這張意義非凡的專輯,在我看來還是非常開心的。如今回過頭來再去聽不由感慨「終於完成了。做了張相當不錯的專輯呢」。明明那樣一團糟卻也說出了「絕不妥協」這樣的話來。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像「當面臨試練時總會留下不錯的歌曲」那樣統計著(笑)。那樣的事竟會出現在自己的人生中,真的是無法想像啊。即便如今我也覺得無法相信,被不思議的感覺侵襲。我現在覺得就算不帥氣也不要緊,只要拚死努力,那段拚死的時間是絕不會背叛你的。不放棄是很重要的哩。
──直面困難的事,能夠發揮比平常更強大的的力量麼?
私下裡肯定還是會覺得很難熬,會覺得整個人的心兒都枯竭了似得。不過還好的是我可以靠創作來“滋潤解渴”。雖然傳遞音樂是我的工作,但我想,為自己而寫也是重要的。如果,若是滋潤自己的音樂能讓人感到幸福的話,那是非常棒的一件事呢。
──本質一定是積極向前的呢。
是用音樂在後面推一把,讓心情變得積極向前吧。雖然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但還是得繼續向前邁步啊…其實我覺得大家都有著名為積極的“種子”,不管誰也有,雖然都要令它茁壯成長,可是那方法和契機都因人而異。有時可能是因為某人的一句話,而或是外出旅遊。我的話,大概是演奏音樂了哩。還有不斷告訴自己「沒關係」這樣吧。打個比方,我曾聽到過「努力啊這種話還是不說為好」這樣的意見,我想每個人對此都會有自己的看法。換做我的話,就會覺得不斷告訴自己「好了,加油吧」是件好事。就算不有趣,總之也要笑著之類。就算那一刻並不是,我認為這說出的話是跟日後的狀況相連的。如今,我往返在倫敦和東京生活,在倫敦那邊結識的新的朋友們常常對我說「KOKIA總是笑著,看起來很幸福啊」。但實際上,我去倫敦的理由,簡單來說其實就是傷心之旅。絕非伸展羽翼去往海外,而在為了活下去,為了探尋今後自己新的生活方式的每一天之中,在唯一所想的就是「快快樂樂享受每一分每一秒」。即使心情和狀況並不如此,時間也只是悄然無息間流逝掉了。盡可能的去想些快樂的事、去展露笑容,雖然只是一點點的,但狀況也是可以改變的不是麼?雖然算不上是「帶來福氣」。
──很像是KOKIA的想法呢。現在也在倫敦也在製作音樂作,那麼KOKIA的活動據點究竟是哪兒呢?
工作的據點的話是日本。因為都那樣地造了錄音室了。但也說不準會有什麼變數,畢竟之後的事誰也無法預見嘛(笑)。只是,人生的據點無論是哪兒都行。2009年的歐洲巡演後,發行了名為「Wherever I am~world tour 2009 in Europe~」的DVD,這個標題中一直殘留在我當中。無論去哪兒我都在寫歌,也都在唱歌。雖然如果有演出的話就不能不去會場那裡,但基本每日的生活地方在哪兒都好,我並不怎麼講究在意。如若說舞台是我的住所的話,只要我的歸宿有鋼琴的話不管哪兒我都行。現在也只是偶然的在東京和倫敦,即便是別的某處也都完全沒關係。
──還有以歐洲為中心繼續擴大活動的心情麼?
那是當然的,而那也是自然的。但倒是不至於有著「(向歐洲)進發吧」那樣強烈的希望。對我來說,在大阪、名古屋或北海道舉辦音樂會,跟在莫斯科、法國、西班牙舉行音樂會,對我來說是一模一樣的感覺。

自己能做的就得「竭盡所能的做到最好」

──但還是會被羨慕吧?歐洲舉辦演唱會什麼的,真好哩之類的。
KOKIA
被說了呢(笑)。那個時候就得說「那你去做不就成了!」。因為,舉行音樂會演出,不是萬國共通的麼?首先聯絡會場,打聽那兒能否舉辦演出。當然也會有「不行哦!」或是「得讓誰誰通過才行」這樣的回覆。雖然也是這樣子的幹就好,但不知怎的在日本每每都對海外有著異常辛苦嗎?這樣的印象。即使在日本,要製作一場演出,也很辛苦不是麼?
──那可能是正因為是KOKIA所以才能實現的呢(笑)。
確實,作為自由業者的我才可以自由去做的事情很多。但是呢,在能夠多多自由地決定的同時,其責任最終也會全部回到自己,所以有會有很多怕人的事喔。如果沒拿到結果的話,那是令人頗為挫折的(笑)。不過,這跟隸所屬於大型事務所時,站在由他人打理好,自己只需站在舞台上去唱,兩者所獲得的成就感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15周年演出的時候,我也對此深有體會。無論是燈光、舞台美術指導、演出,我的舞台,全都是由我和大家一起決定的。
──至今為止的職業生涯中,有在音樂上碰壁過麼?比如想寫的曲子寫不出來、無法做出心目中的音調,想必無論哪位音樂人都會有過吧?こ
當然也有,尤其是寫不出曲子的時候。比起死纏爛打不肯鬆手,我是放棄也沒關係的那種哦(笑)。若是絞盡腦汁就能想得出來的話,那老早就想出來了,我會想成今天還不是那種(有靈感的)日子。演出上也是,如果盡了力還是不行的話,就會認定那也是無能為力了。舉個例子,無論怎樣用心管理自己的健康狀況,身體總還是會有不適的時候。在那種時候,即使身體不行也非得站上舞台不時候,我能做的就只有「在那樣的身體狀況中去竭盡所能做到最好」。當然這在身體狀況良好的情況下也是一樣,那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只要是竭盡全力的演出,就算狀態不佳,也能成就不錯的演出。而且,如果是因為身體狀況不好而放水的話,因為我會比誰都更清楚,我想我事後一定會很後悔吧。
──能做到的全都盡力去做了,得到的那結果也會虛心接受,這樣嗎?で
即使是無法滿足的音樂會也無妨,因為那樣也能從中學習到不少。實際上,數年前也曾有過那樣的經驗。那天的音樂會自己的身體狀況真的非常的糟糕,幾乎到了完全無法發出聲音來,到最後的時候完全唱不出,眼淚刷的掉了下來。但那個時候,會場裡的觀眾們代替我完成了那首歌。我並不打算去美化,當然也會覺得是辦了一場「羞恥的音樂會」。——當然,之後也有從觀眾那裡得到了嚴厲的批判——但是,比那更大的實物在我心中留存了下來。一直長久地歌唱的話便會遇上各種各樣的事,在某一點上追求完美也是無可奈何的。反之,唯有全力以赴的,盡自己所能的去做到最好。

人生總是發生著無法預測的事

──將困難與苦難化作食糧繼續前進著。特別是跨越了近幾年所發生的事,對KOKIA本人看來也是有著很重大的意義哩。。
也想過「原來自己身上也發生過這樣的驚濤駭浪啊?」(笑)。出道前、出道後、這幾年發生的事以至現在,也覺得「總覺得我的人生是蠻有趣的劇本呢」。只要好好的沿著軌道前行的話,大抵可以簡單想像到2-3年後的自己在做些什麼。但是如今的我連2-3月後會發生怎樣的事也不能想像到(笑)。我很喜歡製製定計劃,不過最近常發生一些沒按照計劃的事情。總覺得無論是什麼樣的事都變作了「那是必須要做的事」這樣的感覺。
──就像發生的一切都有著它的意義那樣?
就是這樣想的,真的。如今的我,已經變得更果敢了喲。「人生總是發生著無法預測的事」,好好的管好現在,不再抱著莫名其妙的不安而活。不必勉強,用自己能做到的步調去慢慢的編織就可以了…。就像長者不都愛說「只要健康就好」或者「只要最低限度的金錢,能更快樂就好了」這樣,最近我也覺得「還真是這樣啊」的呢(笑)。當然,想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這點是今後也不會改變的,我還會繼續拼盡全力去加油的。幹了多少重要的大事,我的生存方式畢竟也依照著而有多少變化。如果不是這麼樣,在不得不失去碩大的東西就會變得毫無意義了。
──5月17日和18日在東京·國際廣場 C廳將要舉辦「KOKIA 2014 Spring Concert ~Release~」。今後又再開展新的音樂人生的樣子啊。
我已不禁期待打後的時間了呢。新的歌曲也在我體內不斷的累積喲。
──(笑)。那是能自由拿出來的吧?
可以取出哦!就像電壓上升似得,一氣呵成寫的。就連我自己也十分的期待呢,究竟會孕育出怎樣的歌曲?不過現在可完全不著急呀。